梟云容

【維勇】你是我的奇蹟(五)

# ooc屬於我

# 小學生文筆見諒

# 不定期更文哦~

為什麼這篇文老是在大半夜打完?((該睡了

-------------------------------以下正文

「你不會以為這次考得比我好就可以得意忘形了吧?」

「欸?呃…不是的……」勇利被他的氣勢硬生生的壓下一截,他退了一步慌忙的想解釋什麼,可尤里二話不說的扯住他衣領眼神凌厲語氣陰沉。

「不就是支破爛的手機跟電腦,過幾日我會託人送新的給你,你用不著在我要走的路途上當個障礙物,原本是什麼位置上的人就給我好好呆著,別出來丟人現眼。」

他還記得?勇利詫異對方還記得自己,不過也不知自己的表情此刻被金髮青年解讀成什麼,衣領不但沒被放開反而還被扯的更緊。

「收起你那驚訝的蠢臉,你給我聽好了,企業管理系不需要兩個yuri,不管雅科夫如何勸你或者維克托那傢伙對你說了多少好聽話,最好日後別讓我看見你!」

他難不成知道維克托請他轉科的事情?突然想起維克托和眼前的青年走很近的事情,他腦中滑出一個猜測。

剛才維克托走的那麼急,不會就是想告訴他雅科夫也請他轉科的事吧?所以得知消息的尤里才會在這堵他……

看著尤里鬆開他那快被扯爛的領子繞過他就走,一個忍不住,他抓住尤里的肩膀問。

「維克托…是他跟你講我的事嗎?」

「哈?」

尤里先是被他的問題給一愣,接著他火大的拍掉他的手吼。

「關你什麼事啊!我剛才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也是呢…就算是又如何?

勇利失落的縮回手,尤里兇狠的再次瞪了他一眼後就迅速的消失在走廊中,就只剩下他一人站在那。

不知自己花了多少時間才恍惚的走回宿舍,房內只有披集一人先回來,應了聲披集的招呼他取出自己的電腦安靜的縮在床上使用著。

披集坐到他的床邊小心翼翼的問。

「勇利…是不是懲罰很嚴重啊?」

看向身旁的披集勇利輕輕的搖頭,披集卻不相信的說。

「不!一定是很可怕的懲罰對不對!我現在就去跟魔鬼說這事我也有參上一腳!」

勇利無奈的拉住要衝去做傻事的披集。

「雅科夫老師真的沒有懲罰我,只是給我一個告誡。」

「真的?」依舊半信半疑的模樣使勇利汗顏,披集到底是有多害怕雅科夫啊?他都保證成這樣了還不相信。

「真的,我哪時騙過你?」

思考下勇利確實沒騙過他,披集才認真的說。

「那好吧,只是勇利你若真的有什麼事的話一定要告訴我哦!絕對不能自己一人承擔!」

「好。」

得到勇利保證後披集也沒再說些什麼,拿著自己的衣物便去廁所洗澡。

室內一片安靜,刷著論壇評論,最近“愛吃VY”都沒上線,反倒是又多了位熱情的新讀者叫“Y粉”,他向他介紹說他是名大一的青年,第一次看同人文就特別喜歡上Y這個角色,甚至為了看Y他查閱他所有的文章,還特地去書店買他的書籍,看著看著原本鬱悶的心情消散些,勇利不好意思的笑著回覆對方,感謝他的支持。

為什麼會不好意思呢?

大概是書中的Y就是他以自己做為版本,至於V的話那是以心中所喜歡的模樣創造出來的角色,而且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和他一樣特別喜歡V,有時候看見留言的讀者對V的表白他內心都有些吃醋。

仔細想想他從網路小說開始發展到現在也五年了,時間過得真快,他有些感嘆。

而他…也是在五年前遇見維克托的,他閉上雙眼細細的回想起當時的場景。

僅僅是一眼,便難以忘懷。

最初的相遇或許對方根本沒注意到他,可他就僅憑一眼就沉淪下去了。

那是在下著一場大雨的日子,他躲在超商內等著雨停歇,偶然間,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抹銀色的身影,隔著玻璃,他屏息的看著俊美的長髮少年經過他眼前,剎那間他茫了,當回過神時追了出去,可惜對方早已消失在大雨中。

捂住因激動而砰砰跳的胸口,那是他第一次他遇見與他所創造的V如此完美契合的人,不止是外表與他幻想的幾乎無差別,私底下託人探查過對方後驚奇的發現連名字都巧合與他創的相同,天下怎會有如此恰好的事情?

表面上的敬仰,內心深處的迷戀,勇利不知不覺就追了維克托五年。

對他而言,維克托簡直是從他書上走出的王子,不可褻瀆的存在,可惜站在他身邊的不會是什麼Y…不,或許也有可能,只不過是另一個與他名字相似的Y。

離開遙遠的記憶,此時他的編輯美奈子發了封訊息給他。

是上次的稿子有什麼問題嗎?還是下次的截稿日有所變更?他疑惑的點開一看。

美奈子“勇利!剛剛我打了那麼多通電話為什麼不接啊!”

Y“美奈子前輩抱歉,我的手機徹底壞了……”

美奈子“啊?算了先不討論這個!大事不好了!這幾天你看可不可請幾天假回家!”

家裡發生什麼事了嗎?勇利頓時內心一驚,連忙問。

Y“發生什麼事了???”

美奈子“…唉,雖然我知道對你來說可能會很難接受,不過你遲早該知道的。”

美奈子“那個…小維牠…車禍了。”

短短幾個字卻讓勇利現在什麼都無法思考了。

美奈子“剛剛醫生急救過了,可……”

可什麼?不…別告訴我……勇利的掌心一片汗水。

美奈子“牠的急救失敗,離開了。”

-----------------------------

礙於校內的一些考試他兩天後才請了假在室友們憂心的目送下回到了老家。

接他不外乎是美奈子,跟隨在美奈子的身旁聽著她安慰和打氣的話語他只是一昧的沉默,什麼也不想說,又或者是不知該說什麼。

「寬子!我把勇利送回來了!」

「啊!非常感謝!勇利,歡迎回家!」

他母親本在招呼客人,一聽見美奈子的聲音便衝出來迎接他,他扯出牽強的笑容。

「媽媽,我回來了。」

彷彿了解他心思的母親柔和的道。

「嗯,先去看小維吧。」

「…好。」

跟隨著母親他獨自一人來到壇前跪坐而下,線香的煙味在空氣中飄逸著,勇利看著一旁放著的相框,無力感叢生。

相框內是他與小維生前一起拍的相片。

現在已經無法再拍了……

上了香,雙手合十。

對不起小維,沒能見到你最後一面。

拿起相框,靜靜的撫摸著上頭蹭他臉,看起來十分開心的小維。

啪噠。

一滴淚水滑落,越落越多,他抱緊相框悲傷的痛哭。

他身邊唯一的維克托,離開了。

一直以來他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也許一輩子都不可能接近甚至認識維克托,滿溢出的情感悄然的寄託在自己養的愛犬上,他的內心深處是希望能有個維克托伴在他的身旁。

就現在來看…連老天都覺得他不配擁有維克托。

就這麼輕易,在他毫無防備時奪走了牠的性命。

是他害死小維的嗎?照這麼推理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他哭了很久,以至於停止哭泣時腳已麻的動彈不得,勉強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離開,途中正好遇見自家姐姐勝生真利。

真利眼神有些愣又有些了然的看著他,尷尬的他默默垂下頭,他並不知自己的臉現況如何但知道必定不會太好,真利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拍拍他的肩說。

「去泡溫泉吧,好好休息下。」

他們家是開溫泉旅館,褪去一身衣物,渾渾噩噩的來到室外的露天溫泉,迷濛的霧氣瀰漫空中,緩緩的踏入泉中,體溫逐漸適應了水溫,緊繃的神經漸漸的放鬆下來,此刻雖沒能掃去內心的悲傷痛苦,卻多少幫他洗去一身疲憊。

果然還是自家的溫泉好。

他呼出一口氣,情緒冷靜下來後,他隱約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忘了但又想不起來。

罷了,日後或許就會想起來了吧。

-------------------

龜速更文中 ٩(。・ω・。)و 這篇字比較少唉!睏了……

评论(1)
热度(33)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