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願為你奉獻所有(四)

*性轉注意:勇利、尤里、克里斯、披集、光虹(暫時以上,之後可能會加或改

*小學生文筆

*不定時更文

*ooc注意

OkOk來更囉…這章都是維克托的廢話((你廢話真多…

你的追妻之路還很漫長呢(呵!

----------------------------

花滑五連霸,俄羅斯的傳奇冰上的帝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活了27年來頭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懷疑。

他看向圍欄邊的女子,她專注的盯著冰上的少女,可每當他接近她幾步她就像是感應到一般快速的遠離他一大步。

其實不止是現在,回想起剛才在晨跑時,他以熱情的招呼喚回盯著他發呆的女子,哪知對方一回神的反應不是像普通第一次見到他的女性尖叫表達愛慕,或者熱情的介紹自己……

她…直接往前奔走而去,即便他們在她身後呼喊她也不回頭,彷彿身後有什麼惡鬼在追逐她。

剎那間,他的內心受到極大的打擊,他一旁的大師妹追出去跟緊對方,小師妹則是不客氣的嘲笑他也有被女人嫌棄的一天。

他莫不是長得很嚇人?

就在幾個小時前不少女性前來跟他搭訕,對於容貌方面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那為什麼她一見到他就要跑?該不會是討厭他吧?

他不記得有做什麼令她討厭的事啊…維克托不明所以的委屈起來。

「維克托!誰準你在那邊偷懶!還不快點去練習!」

耳熟的怒吼聲,想也不用想定是雅科夫。

「雅科夫…為什麼勇利不靠近我?」

他可憐兮兮的問著雅科夫,對方先是被問得啞然,接著再咆哮。

「我怎麼知道啊!天知道你對她做過什麼才不敢靠近!」

「可是我記得我和勇利今天應該是第一次正式見面才對啊…」

「你覺得你能相信自己的記憶力?」

雅科夫懷疑的看他,維克托認真的想了下。

好吧,他承認自己的記憶力不值得信任。

「要不雅科夫你幫我試探下勇利?」

「我為什麼要幫你試探?是男人自己去!都27歲別老想著要我替你擦屁股!」

「可是你也看到勇利根本不讓我接近啊!」

「關我什麼事!與其在這想些有的沒的,還不如去冰場上快點練習!」

跟滑冰無關緊要的話題終究是惹怒雅科夫,他拽住維克托的領子轉身就走。

被連拖帶拉的來到冰面上,維克托也只能放下認識勇利的小心思應付下雅科夫,滑了一會,忍不住再次瞄了眼勇利的方向時,他驚喜的發現勇利竟然在看他!

有吸引注意力那就是個好開始,他必須藉由這次機會看能不能抓住勇利的目光。

「雅科夫!幫我放一下我的短節目!」

「哦?怎麼突然有幹勁了?」

雅科夫詫異的看著有點著急又激動的他,不過對於他難得的主動顯然是滿意的。

「你放在哪?」

找了音響旁的錄音帶並未看見維克托的那卷,雅科夫疑惑問。

「啊!錄音帶在我的袋子裡,幫我拿一下!」

「你!真是的…唉!」

一臉受不了他的雅科夫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去休息室幫他拿錄音帶。

站在冰場中央,尤里聽他要表演短節目也就下場去,嘴上還不免嚷嚷著“沒事發什麼瘋”“吃錯藥啊”的話,他也習慣了不怎麼在意,他現在在意的是勇利。

勇利的視線移開他身上,她走去迎向尤里,維克托有些失落,她看的人不是他,內心忍不住埋怨為什麼她不能再多關注他一點?

仔細想想,他為什麼會對勇利有種執著呢?

多半是因為他第一次看見勇利的時候吧。

就在昨日,他聽雅科夫提起尤里新來的教練是日本女王時,好奇的不聽雅科夫的勸導,瞞著所有人躲在休息室內守候著對方。

日本女王,擁有與他並列稱呼的女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他們雖有並列的稱呼,卻從沒有交集過,在banquet上也可以說他根本沒看見對方,因此就偶爾幾次的從米拉和尤里那看見她的樣貌。

清秀柔美的面容上擁有一雙無窮魅力的眼眸,那紅酒般的色澤讓人光看便帶有些微醉意,一頭瀏海梳上去後面綁束小馬尾,俐落的樣子十分帥氣,大概不少少女們喜歡她,比如尤里。

尤里過去談到她時面上都帶著嫌棄和厭惡,可在她的手機相簿內卻有不少女王照片,有時還會偷偷摸摸的在角落重複看著女王花滑視頻。

那些都是他“偶然”經過的發現。

作為一位善良的師兄,他也就沒有上前戳破臉皮薄的小師妹了。

當雅科夫帶著一名外表普通的女子進來時,他有些驚訝,畢竟與比賽時的畫風差的有點大,不過不至於認不出。

他聽不到他們的談話,他只知道尤里一看就是對勇利很不禮貌的樣子。

尤里對待自己的偶像脾氣最好收收哦!

好在勇利的脾性似乎很柔和,一下子尤里就安分許多。

等待雅科夫離開後他便出了休息室,本想上前搭話,不過見尤里要開始表演短節目給勇利看,他就決定在後面多等待一會。

愛即AGAPE,無償的愛。

尤里的表演並未出他所料,他已經看過太多次了,然而對方完全沒有改善。

按照之前他曾答應她的約定,奪得青年女單花滑冠軍他替她編了舞步,而且他也想了兩套愛的舞步,也就是除了AGAPE以外還有第二種愛,愛即EROS,性慾之愛。

原本想跳EROS的尤里在他激將的言語和雅科夫的不贊同接下了跳AGAPE的提議。

雅科夫不贊同是覺得年紀過輕的尤里不太適合EROS這麼露骨的愛情,而他給尤里跳這舞步的理由是,一副內心與無償的愛四字無緣的她若是能找到並且好好利用那般的感情展現演出,不是很讓人驚喜嗎?

啊,好像被一頭小貴賓犬發現了。

牠朝著他的方向警戒的叫了幾聲,維克托笑咪咪的向牠揮手示好,見他沒有要靠近的意思小貴賓犬才安靜下,只是那雙黑亮的眼睛緊盯著他不放,很是防備他。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讓動物討厭了?他養的貴賓犬馬卡欽明明就很愛他啊……維克托糾結的思考。

一曲終後,勇利和尤里不知說了什麼開始做運動前的熱身,接著不知怎麼的離開,再次回來時手拿了雙溜冰鞋。

嗯?勇利要表演嗎?

事情朝意料之外發展,他沒想到勇利會親自示範,之前不才報導過她受傷的消息,雖已過兩個月但應該也不是好的非常完全。

運動員的腳可說是生命啊…維克托對於勇利的行為有些不贊同,卻驅使在想看對方表演的慾望強壓下這份不滿。

空靈的歌聲再次一出,維克托的呼吸頓時慢了半拍,腦海中他不明的想起曾問過米拉的問題。

「嘿,米拉,日本女王是怎樣的人?」

「勝生勇利?幹嘛突然問這個?」

喝水休息的米拉疑惑的看他,維克托歪頭想了下笑道。

「嗯~大概是尤里常常關注她吧,想了解一下女王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吸引住她,我這帝王在這她卻老是把我忽視掉呢!」

米拉給他一枚白眼。

「反正她也沒成功,可見你有多煩人,嗯,真要談勇利的話…她是一位與音樂極為契合,情感表達深厚的人,老實說我也不太會形容,只是每次在場外看著她的表演時都會深刻感受到我輸的不冤。」

「哇…真難得聽你這麼認真給的評價。」

維克托是真的驚訝了,平時米拉給人的評價都是挺隨便的敷衍下。

「什麼話,其實我也她的小粉絲,只不到腦殘粉的程度,至少比尤里這死不承認彆扭丫頭好多了,唉…沒辦法啊,誰叫女王在冰場上的時候啊……」

米拉頓了下像是在回憶什麼,最後綻放一抹無奈的笑容。

「是那麼的完美無缺。」

此刻的維克托確實感受到米拉的心情了。

她…是那麼的完美,美的動人心魄。

即便是自己所編的舞步,他都無法保證能把曲子所要表達的情感詮釋的如此觸動人心。

她的一舉一動,一個表情一個眼神都勾引著觀眾的意識,尤其是在祈求時維克托有種對方真的拋下所有,就只為讓所愛之人得到一切美好的感受。

捂著自己的胸口,激動澎湃的情緒充斥著他一身,當時的維克托幾乎是想也不想的下定決心,他絕對要認識勇利。

可惜的是現在他連對方為何不讓他靠近的原因都不知道。

「維克托要開始了!不準發呆聽見沒!」

「是~」

總算找到錄音帶的雅科夫回來了,維克托笑容燦爛的應了聲。

勇利,既然你這位女王用你的AGAPE折服了我,那我是否能用我的EROS贏得你的心呢?

---------------------------
唉…功課還是還沒做完((遠望
至少有一半了!獎勵自己的休息時間就發個文吧!( ´▽` )ノ

勇利的心老早就是你的了!((不想承認的事實-3-

评论(14)
热度(70)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