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你是我的奇蹟(四)

# ooc屬於我

#小學生文筆見諒

# 不定期更文哦~

--------------------------------------以下正文

多虧披集在SNS的發文,勇利隔日在下課時被A大傳說中魔鬼的企業管理系導師雅科夫廣播請去辦公室喝茶。

一路上接收到無數同情、幸災樂禍和原來就是你的眼神,他抱持著大概要壯烈犧牲的心態走進了辦公室,坐到室內的椅子上沉默不語。

氣氛很是沉重,他小心翼翼的瞄了眼臉黑到不能再黑,瞪著他身旁的雅科夫,在再瞄向坐在他旁邊像是早已等待他許久的維克托。

他有種預感,雅科夫恐怕是要對著維克托發怒了。

「維克托!誰準你留在這的!喝完水還不快給我回宿舍!」

果不其然,雅科夫看見沒有走人意思的維克托憤怒不已。

只是…勇利想不透維克托為什麼水還要特地來魔鬼的辦公室喝,難不成有特別好喝嗎?他盯著桌面上招待他的水杯沉思。

被下令的維克托聳肩笑說。

「雅科夫你真是的~別那麼著急趕我走嘛!」

「我現在有正事要處理!給我快滾!」

「你要處理勇利?」

「不然叫他來幹嘛!」

「我怎麼可能放著勇利不管,讓他獨自應付你呢?」

「你現在是想氣死我是不是!你的意思是你以前對我都是用應付的啊!」

「唉呀!被發現了。」

碰!

隨著聲音響起,勇利從水杯內平靜的水面看見一陣劇烈的波動,強烈的灼熱感迎面而來,他緩緩地抬頭對上的是面目猙獰,眼神燃起熊熊怒火的雅科夫,腦海不禁浮現一幅地獄圖的畫面。

在看看笑的無辜的維克托,不知是不是錯覺,勇利總覺得他再沉默下去,眼前的魔鬼會被他的男神給擊的精神崩潰,硬生生的氣極身亡。

「那…那個……」

勇利決定還是自己先切入主題好了,他弱弱地舉手插進兩人之間的紛爭。

「你!現在給我解釋這事是怎麼回事!」

不想理會維克托的雅科夫矛頭指向勇利,他瑟縮一下,正要開口時維克托卻幫他回答。

「也沒什麼,就是朋友之間的小懲罰嘛!」

「我是問他又不是問你!」

「雅科夫其實你可以問我,昨天我和勇利約會時順帶問完了,所以不用在向勇利問相同的問題囉!」

約…約會!?勇利被維克托的用詞驚得差點嗆到,一道詭異的視線落到他身上,不用想也知道是雅科夫投射過來的。

他連忙想解釋。

「不…不是的!那個…昨天…我我我們……」

那見面不過就只是單方面的審問啊!跟約會兩個美好的字眼沾不上邊,即使他事後也有偷想過……咳咳。

「…算了,別告訴我你跟那傢伙幹嘛。」

雅科夫嫌棄的拒絕聽勇利的解釋,被拒絕的他只想把臉埋在掌心裡找靜靜……

「維克托你一次說完吧!說完就離開!」

與其問勇利一個個問題,他還不如問已經問完答案的維克托效率會快一點,雖然他對維克托有諸多不滿,不過對他的才能還是認可的。

「我可以不說嗎?」

「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雅科夫怒吼。

「好好好,我講就是了,就是啊……」

維克托回憶起昨日在咖啡廳內進入正題的過程。

「哦?我記得你不是在我們科系進前五名嗎?若是這種程度還不夠好的話,那在你排名後面的人恐怕是渣渣了呢。」

他笑著說道,可惜內容沒一個字是好笑的,維克托看著驚呆的勇利,莫名覺得他呆呆的模樣十分可愛。

「學長…你…你怎麼知道那個是我?」他聲音帶著些微的顫抖。

「猜的。」

勇利垂下頭不說話,維克托看不清他的表情,思量後決定繼續進攻。

「勇利為什麼來參加我們這次的考試呢?是因什麼理由?」

「那是個…處罰,我隱瞞室友一件事情…那是被發現後的懲罰。」

嗯?看來肯回答呢,那好辦了。

「哦~就這麼一說,你的朋友有和我同系的學弟呢,可以問問你是隱瞞什麼事嗎?」

哦,這個問題其實不怎麼重要,他只是想問而已。

勇利遲疑的看他,最後還是點頭說道。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沒告訴過他們我有私下自學企業管理而已。」

「嗯~確實聽起來不像什麼大事,倒是後面惹的事情比較大呢!」

他看見勇利迅速的又把頭低下去。

唔嗯…看來對勇利不適合以玩笑的方式說話啊…嘛!也沒關係,以後只要讓對方習慣就好了!

「勇利~不過老實說啊,我也不太喜歡有人隱瞞我的感覺呢!要是有我認識的人讓我知道他有瞞我事情的話,我也會給些小懲罰,所以你的室友也算是情有可原。」

「這哪裡情有可原了?!」雅科夫聽到這火大的打斷維克托的回憶。

朋友間私下的懲罰別鬧到校內考試上啊!當考試是拿來開玩笑的嗎!

「雅科夫打斷人說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啊!」維克托抗議。

「算了算了!你給我回去!聽到這也就行了!現在我跟他談幾句就好,你若不回去別逼我扣你學分!」

「你這樣不行啊雅科夫!鐵面無私不是你的代名詞嗎?」

眼看雅科夫有再一次暴怒傾向,為了不讓自家男神與魔鬼引發的口舌之戰結局慘烈,勇利一個側身抓住維克托的手著急的滿臉通紅說。

「學…學長,我想學長你先回去休息好了,接下來我和雅科夫老師談,畢竟是我做錯事,學長不必一直幫我回答。」

勇利見維克托沒反應,他抬眼後看見維克托的有點像是在發呆的臉,詫異的順著維克托發呆的視線而下,他看見他抓住的手。

慢了一拍,此刻他才發現做了什麼,慌忙的放開一時不知說什麼的無措,完全不敢再看維克托一眼,他感覺雙頰像是烤過般火辣辣的。

他到底在幹嘛啊!他居然抓那個維克托的手!

「……」

在他們對面的雅科夫不敢置信的看著臉皮厚如城牆的維克托,那俊美的臉竟破天荒的染上一層緋紅。

天要下紅雨了?

強讓自己鎮定下來,在兩人身上來來回回打量,怒氣不經悄然消失,取代的是原來你也今天的好心情。

看來啊…他的學生大概找到能克制他的人了。

「…既然勇利那麼說了,那我先走了。」

維克托匆忙的離開似乎是想掩蓋什麼,勇利目送著他消失的門口的背影後再看看自己的手,彷彿還能感受到掌內殘留的溫度,勇利害羞的雙手握緊,笑得靦腆的說。

「雅科夫老師,我們開始談吧。」

---------------------------------

快步走在走廊上的維克托心如麻亂,他在被勇利紅著臉抓住手的那刻可說是腦海有四個字佔據他的意識。

太犯規了!

簡直是太犯規了!未免也太可愛了吧!那雙帶著霧氣的驚慌眼眸和軟嫩嫣紅的臉龐他差點克制不住的想吻上去。

明明之前他也有碰過勇利,甚至還抱過他,其實與擁抱的感覺也沒差變化多少,就是特別的強烈,強烈到他意識被震住了。

是因為勇利主動緊握他的手嗎?

勇利的手是那麼的溫暖,包覆住他的手,不知怎麼的他有點想再被他觸碰一次,不,不止一次…他想要更多更多……

從未有過的想法和情緒使他迷茫,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雖然陌生…但也不怎麼討人厭,他反而感到很新奇,新鮮的讓他想要再探索下去。

維克托老早就把勇利當作自己的人,現在更是有種決心要徹底把人留在身邊的感覺。

「啊!」

走太快的他不小心撞倒人,這一撞也讓他思考打斷,回神過來。

「嘶…痛…維克托?你走那麼急做什麼?」

「克里斯?」

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是與他同年級同班同宿舍的友人。

沒想到撞到的是認識的,既然是認識的也就沒什麼麻煩,維克托綻放笑顏伸出手道。

「沒什麼,抱歉撞到你。」

「道歉就了事了?不能請我一頓嗎?」

也沒客氣的抓住維克托的手,借著他的力站起身,克里斯覺得不趁對方出錯時敲對方一頓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你要我下廚?」

維克托裝一臉詫異的問。

「…還是算了。」

克里斯嘴角一抽,他可是有吃過那可稱之黑暗料理的食物,整整拉了三天兩夜下不了床差點脫水送醫院,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背脊一涼,菊花一緊。

不想再次回憶食物的克里斯轉移話題。

「怎麼?你不是去拐學弟了嗎?學弟情況如何?」

「不知道。」維克托回頭看了眼雅科夫辦公室的方向。

「什麼?那個學弟沒在一分內被你搞定嗎?你不是說是個柔和的學弟?」

「嗯…沒辦法我被雅科夫趕出來了嘛,所以沒聽到後面的內容。」

看著維克托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克里斯用極度懷疑的眼神看他。

「你被趕出來我是不驚訝啦…可依照慣例來看你應該會不管氣的要中風的魔鬼,依舊會跑進去才對……」

「你真的不想吃我做的飯嗎?」

被維克托的話噎住,克里斯默默的閉上嘴巴,盯著眼前明明是一張笑得如天使的面孔,內裡卻黑的似惡魔的青年,他對天發誓他絕不會找死去招惹這個青年。

也不知日後誰會那麼可憐被這人看上…內心替那不知名人士點臘。

「哈啾!」

勇利揉揉鼻子,雅科夫督了他一眼道。

「自己顧好自己的身體。」

「啊,是。」他連忙應聲。

「我也沒什麼問的了,照我和你所說的三天後再過來給我答覆,若提前想好也可提早來。」

「好的,那…我先告辭了。」

離開雅科夫的辦公室勇利才徹底鬆懈下來,好在雅科夫只是跟他談論轉科的意願,並未有什麼嚴重的處分。

轉科啊…維克托也有問過他轉科的事呢…他要轉嗎?

若是不轉,他的生活又會恢復正常的軌道,做個普通的學生,然後繼續做個不露面的網紅同人作者。

若是轉了,是不是會有很多地方會有所改變?

他是不是能更加接近維克托一步了?實現他那放棄的夢想。

他好想要一次,與維克托兩人站在相同的高度……

「喂!」

突然從身後冒出的聲音嚇了勇利一跳,他轉過身瞪大眼的盯著眼前不知何時出現的金髮青年。

尤里·普利謝茨基!?

--------------------------------

哦耶!寫完這話了!新年開新坑真是害死人XD

一寫就直接拼過頭和這同話了XD

現在趕緊補救一下這坑( ´▽` )ノ

评论
热度(37)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