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願為你奉獻所有(三)

*性轉注意:勇利、尤里、克里斯、披集、光虹(暫時以上,之後可能會加或改

*小學生文筆

*不定時更文

*ooc注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新坑的關係特有梗,趁有梗趕快多寫一點好了_(:3 」∠ )_((雖有梗但日更什麼的不太可能

總算寫到老毛子了(>﹏<)

希望有人喜歡♡

---------------------------

一大清早,時差還未調過來的勇利被米拉強制的叫醒,她掀起眼皮半撐起身子,一身黑色的睡衣半敞,胸前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未戴眼鏡的她因視線模糊看不清來人,無意識的瞇起玫瑰色的眼眸。

喀嚓!

「…米拉?」

拿起放在床邊的眼鏡,勇利疑惑的看向米拉,好像有奇怪的聲音從她那邊傳來?

「沒事哦,快點起床吧!」

米拉笑得無害的擺手道,一路倒退走從床邊到門外,最後還好心的替她關上門。

為此勇利也沒多在意,走下床的她屈膝而跪揉揉在毯子上睡的無比香甜的小維。

「小維拜託你今天看家囉,中午我會回來一趟。」

聽見勇利的聲音小維迷迷糊糊的醒來,親暱的舔了舔她的掌心,勇利親吻牠的額頭道。

「要乖乖的等我回來。」

「汪!」

像是聽懂的小維乖巧的應聲,勇利再次揉揉牠後站起身走向浴室內梳洗更衣去了。

至於剛才動作詭異的米拉在門外鬆了口氣,悄悄的拿出藏在身後的手機莞爾一笑。

唉!女王剛睡醒的樣子,暗沉銳利的眼眸閃爍著紅光,蓬鬆撩亂的髮絲替臉增添一抹嫵媚,最關鍵的是她那姣好比例的誘人身材因衣衫不整而露出的美好光景……

這麼讓人血脈噴張的模樣不拍下來實在太可惜了,米拉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讚。

不久後,梳妝完畢的勇利穿上常穿的藍色運動外套和米拉一同出了家門。

「我買了煎蛋餅,一份給你,待會到那裡在吃吧。」

米拉晃動手中的食物,對於借住她家還免費吃人食物的勇利不好意思的說。

「抱歉,讓你破費了。」

「還好啦,也沒說多花錢,反正昨天你不是做飯給我吃嗎?就當是回禮,不過說真的勇利你做的東西超好吃的!」

想到昨天的晚餐,米拉吞了吞口水,被稱讚的勇利害羞的說。

「沒什麼,畢竟我家是開溫泉旅館,幫忙時順道學起來,既然你喜歡,以後晚餐我來做如何?」

「咦?可以嗎?」

「嗯!」

此時的米拉覺得雅科夫讓勇利來住她家簡直是賺翻了,突然地,她想到一件事。

「話說勇利你的俄語真好,去買菜時完全沒有溝通的問題。」

她那時本想說勇利只會基本用語應付不了那些菜市場大嬸就跟著一起去,哪知勇利應付自如,還會不時和對方有說有笑的聊起天,在一旁的她有種勇利是披著亞洲人外皮的俄羅斯人的感覺。

「是…是嗎?」

沒辦法,因為他是俄羅斯人啊…

她垂下眼簾默默的想,臉頰兩側緩緩的升溫,米拉關心的問。

「臉好紅,還好嗎?」

「沒事!啊,那個我要跑步過去溜冰場,你自己過去吧!」

怕被發現自己心思的勇利趕緊換了話題,但這個話題嚇到了米拉。

「啊?等等!從我家跑過去嗎?可是待會我們還要晨跑呢!」

「不用擔心,我的體力很好,況且昨天回來有大略估算過,應該可以的。」勇利很有信心的說。

「還是別勉強比較好,我家到那起碼…勇利!」

沒打算聽米拉的勸解話,勇利自顧自的轉身就跑。

「我可以的!米拉你先去吧!」

不忘記回頭向米拉道別過後勇利捨棄其他思緒專心的慢跑離開。

看著勇利漸漸縮小的背影,米拉糾結的把剛才要說的話說完。

「…有四五公里左右呢…」

真是意外的固執。

眼看已經沒法制止,米拉只好自己坐上車子飛速的離去。

-------------------------

「怎麼只有你?那女人咧?」

抵達溜冰場的尤里與自家爺爺告別後正好撞見剛到的米拉,她走了過去卻沒看見她要看見的身影。

「什麼那女人?勇利她是你的教練,不想叫她那麼正式你好歹叫個名字啊。」

米拉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尤里掙扎的吼。

「要你管!老太婆你給我放開!先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老太婆!我也就大你四歲,你說勇利啊…她說要從我家跑來。」

「…哈?你確定不是你故意想凌虐她?」

在尤里極度懷疑的眼神掃視,米拉綻放燦爛的笑容,像貓一樣敏銳神經的尤里感受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可惜她逃跑還是慢了一步,米拉把她整身舉起至空中。

「臭老太婆放我下來!丟臉死了!」

「呵呵,知道會丟臉還對我說那種話~」

「你們在幹嘛?米拉把尤里放下!誰準你們在大馬路旁玩這種遊戲!成何體統!」

雅科夫是最先到的,他從溜冰場出來本是要看看有人來了沒,結果就看見米拉舉著尤里的畫面,他想也沒想的破口大罵。

「誰跟她在玩啊!」

尤里感覺自己要被氣暈了,在雅科夫的威嚴下米拉不得已的放下她。

「呼啊!趕上了!」

這時候勇利總算是跑來了,她雖然喘但呼吸還算平緩,慢步走到她們兩人身邊道。

「早安尤里,你們不進去嗎?」

「哼,早,不用進去,要集體晨跑。」

惡狠狠的瞪了米拉一眼,尤里走到勇利身旁回應。

「勇利你跑得真快,待會確定沒問題嗎?」

米拉見勇利狀態良好,但跑那麼長的距離可不是開玩笑的不免擔心的問。

「以前都有在跑應該是沒什麼大礙…只是……」

「只是什麼?」

「路上好像…太多人關注我了?」勇利尷尬的摸摸鼻子。

何只是關注,有些還偷偷跟在她後面一起跑,直到跑不動才停下來。

她有那麼好認嗎?她記得冰面上的模樣和現在是有點差異的,她很有自知之明。

聽完她的話米拉似是想起什麼立即掏出手機。

「抱歉勇利,早上光景太美忘記和你說,等我一下我找找…」

「什麼鬼光景?」尤里覺得從米拉嘴中說出的景色一定不是什麼能看的。

「尤里安靜,就是這個。」

米拉把手機遞給勇利,上頭是一則報導,標題大大的寫著。

“日本女王勝生勇利來俄羅斯旅遊!?”

接著是一堆她在俄羅斯機場的照片,還有不少粉絲在下面瘋狂留言和轉發。

…她早該想到是被發現了,以為在俄羅斯很安全不會上新聞的她真是傻瓜。

「因為沒拍到我,暫時不會有麻煩的放心。」

米拉安慰著臉色逐漸蒼白的勇利,最後勇利弱弱的問了句。

「…我要不去買個口罩?」

事情被人所知她擔心妨礙到米拉的生活,想必再過不久別說是粉絲,還會有一大批記者圍堵她,外出時定很不方便。

「該來的總會來,你不如自己發文說原由。」

不知道什麼時候雅科夫到她們的面前,三人同時嚇一跳,米拉和勇利後退一步,尤里則是爆了口粗話被雅科夫瞪了眼。

「勇利你不用擔心我啦!這種事在場的我們多多少少都經歷過,別在意。」

見勇利猶豫不決,米拉大略猜測到她的想法道。

勇利一愣,看向在場的人,一位是女單花滑大獎總決賽第三名,一位是青年女單第一名的冠軍新人,一位是前兩位的教練……

嗯,好像有點道理。

安心許多的她把手機還給米拉,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打字,發出一篇說明文。

「不如勇利你和尤里拍一張,證明一下你們是師生。」

把頭靠在勇利肩上的米拉建議,尤里抗議。

「我為什麼非得拍什麼照片啊!」

「這你就不懂了尤里,一旦勇利做教練的事情傳出去,你的地位岌岌可危啊!恐怕有世界各國的人前來拜託勇利指導,你不宣布一下主權勇利被搶走怎麼辦!」

「你說什麼!死女人你敢背著我去教別的人試試看!」

勇利的衣領被往下拉尤里憤怒的警告著。

…嗯?這話聽起來好像哪裡怪怪的?

最後就是米拉幫兩人合照一張上傳SNS。

照片一出數人觀看,很快的又有不少人開始留言。

勇利仔細的一條條觀看,忽然頭頂的光線一暗,她下意識的抬起頭來,毫無防備的對上一雙不陌生,極具吸引人注視的藍眸,俊美的五官或許是在她的夢中出現太多次顯得幾分不真實,銀色的髮絲隱隱反射著微光,淡淡的清香飄散她周身的空氣。

剎那間,勇利的腦海一片空白。

「哇!大家都擠在這啊?發生什麼事了嗎?」

「維克托!你又給我遲到!」

雅科夫額爆青筋怒罵銀髮男子,對方卻像早已習以為常的輕鬆應付他。

「耶?是這樣嗎?唉呀,沒關係的,今天波波維奇不也遲到。 」

「波波維奇是今天請病假!別說的與你一樣似的!」

「別生氣嘛~再生氣的話雅科夫頭髮會掉更多哦!」

「那到底是誰害的!」

雅科夫簡直是要被維克托氣死了,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

米拉趕緊阻止一場命案的發生。

「好了啦!維克托你也少說兩句。」

維克托聳肩一笑,他低下頭來看著沒有動靜,維持同一個動作勇利,語氣歡快的道。

「嗨!歡迎日本女王來到俄羅斯!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今後請多多指教囉!勇~利!」

评论(10)
热度(68)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