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願為你奉獻所有(一)

*性轉注意:勇利、尤里、克里斯、披集、光虹(暫時以上,之後可能會加或改

*勇利依舊是維粉,沒有心裡障礙但賽前依舊會很緊張,是女子花滑的女王五連霸,因保護愛犬受傷靜養一年去俄羅斯當尤里的教練

*私設小維沒死

*後面有其他cp

*小學生文筆

*不定時更文

*ooc注意

大家新年快樂~

新年開新坑(?

---------------以下正文

“日本傳奇花樣滑冰選手勝生勇利今年依舊不負眾人期望技壓群眾!奪得冠軍成功五連霸!不少熱情粉絲的賜與她冰上的女王稱號!”

“不知她下一期的有如何想法……”

「勇利!你先別看手機行不?都已經受傷了還不好好休息!」

作為各篇報導的女主角此刻正躺在病床上被自己過去的芭蕾舞蹈老師訓話。

勝生勇利年23,日本花滑五連霸女子冠軍。

此時在病床上的原因無非是生病或受傷,她很不幸的是中了後者。

事情是這樣的,不久前她帶著多年未見的愛犬小維去戶外散步,哪知與親主人見面的小維太過興奮,比平時還好動的在各地奔跑,結果一不小心跑到道路上,面對直衝小維而來的貨車,勇利回想起當時幾乎是下意識的用身體護住牠……

慶幸的是被撞倒的她不過是左腳骨折和一些輕微擦傷休息幾個月便能好,比預期的頭破血流是好很多了。

「美奈子老師你太緊張了。」

她無奈的笑說,哪知對方反應更加激烈訓斥。

「若這不緊張那什麼事才能緊張!?你身為花滑選手腿可是生命啊!還好醫生說兩三個月就會好了,不會留後遺症或疤,不然我看你怎麼追你男神!」

「美…美奈子老師!」

男神兩字讓臉皮薄的勇利羞紅了臉。

「幹嘛?我有說錯嗎?你呀!喜歡對方十一年,明明頂著和人家同樣的頭銜身份怎麼就一次也沒搭話過?」

用著恨鐵不成鋼的語氣,美奈子戳戳一旁羞的把臉埋進掌心的勇利。

冰場上無數觀眾粉絲眼裡她是絕色的冰上女王,冰場下她就只是個普通的粉絲。

在她十二歲那年,陪同青梅竹馬看著螢幕上耀眼奪目的青少年後她就再也無法忘記那抹身影。

為愛產生夢想,為愛追夢,聽起來是件十分浪漫也不可思議的事情。

讓她自己最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她竟然真的到達能企及他的頂端,記得剛出道的她與冰上混跡多年的他在同一場比賽中同得到金牌,那種無以復加的感動只有自己能深切體會。

俄羅斯傳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年27,男子花樣滑冰選手五連霸的冠軍,人稱冰上的帝王。

「唉,勇利你應該好好為了自己的未來打算,維克托他也不知何時會退役,你要是再不找個接近他的方法那你這幾年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退役……」

美奈子吐出的兩字狠狠地打在她心窩上頭,對於維克托退役這件事她不是沒想過,一旦他退役了,獨留她一人在賽場上,她滑冰的意義和理由可說是一剎那間全沒了。

自己也曾嘗試接近,可對上他如同漩渦般吸引人的藍眸時總會下意識的避開,像是為了壓抑住什麼反射性逃得遠遠的,怎麼也跨不出那一步。

若是有個契機,一個能合理解釋她能靠近他一步的契機,或許……能改變什麼。

但機會怎麼可能說來就來呢?她無奈的嘆息。

--------------------------

機會就像狂風暴雨,來的措手不及。

坐在飛機經濟艙上的勇利很是沉默的望著窗外。

這我們得回到兩個月前說起……

雖然腳傷不會有後遺症可醫生還是建議不要做太多劇烈運動,在一家人的商討下,勇利便暫時向外界宣布決定靜養身子休息一年。

消息一出風波很大,無數粉絲來向她關心她感到萬分感動,她的教練切雷斯蒂諾也打給她問情況,要她好好休息,畢竟腳傷對運動員真的是一種禁忌,至於負面的消息她一律當作看過則過,等明年她完全康復在以實力證明相信誰也無法說什麼。

日子安分的過著,她的傷因本身體質不錯好的特別快,整體來說是個很不錯的發展。

直到一個月左右的一通電話。

「……喂?」

睡眼朦朧腦袋昏沉的她接起自己手機,她實在想不出誰能在凌晨打給她。

「喂!你是勝生勇利吧?」

嬌俏從沒聽過的聲音使她茫然一會,然後她勉強打起精神回答。

「嗯…是,我是勝生勇利。」

「哼,找你費我一番功夫,你過…雅科…什……放……」

從手機那傳來爭執斷斷續續的字,勇利等了幾分鐘後有些想掛斷睡覺的意思,但又覺得不太禮貌就一直等。

許久後,半打瞌睡的勇利被一道渾厚有力的蒼老聲喚醒。

「咳,勝生勇利抱歉,打擾到你睡眠時間,我是雅科夫。」

嗯?雅科夫好像在哪裡聽過……等等!雅科夫!?

這不是維克托教練的名字嗎!?

她手一抖差點把手機摔了,深呼吸幾口氣才緊張的說。

「不…不打擾!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學生尤里·普利謝茨基有件事想拜託你。」

勇利詫異了,這名字好像是今年的青年女單花滑冠軍吧?

她們好像沒什麼交集過,努力想起對方的模樣,記得是金色的短髮至肩,銳利兇狠的漂亮藍眼和似妖精般美麗的容貌……脾氣似乎不大好,據說是天賦極佳的天才類型,勇利想不透有什麼事需要她幫的便問。

「要拜託什麼?」

「她希望在你靜養這段期間內來指點她,當她的教練。」

聽完也消化完的短短幾秒她幾乎是拒絕的台詞滾到嘴邊,卻莫名的想起美奈子老師向她說的話。

維克托什麼時候退役她根本不能預知,人的一生錯過便是錯過,沒有返還的餘地,若藉由這個機會過去……是否可以光明正大的認識他?站在他的身邊?

她握緊手機躊躇不定。

「勝生勇利,你願意嗎?」

最終她還是答應,不過她與他談了個條件,必需要等她的腳傷好她才會過去,合理的要求雅科夫自然是應下,並向她表示若傷好了過來機票住宿一切由他們打理包辦。

督了眼自己的左腳已經好的差不多,連醫生都贊嘆她驚人的恢復能力,並且准許能做些許滑冰上的運動,但還是強調不要太勉強身體,所以多半到那她就示範個短節目其餘就盡量的指點下。

抵達俄羅斯時,時間大概是下午左右,她去領取自家寵物,畢竟前幾年沒好好陪伴牠,在她臨走前實在是受不了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只好一起帶來了。

不知道雅科夫所說的住宿地點能否養寵物,若是不行就自己另外找找…她抱著小維拖著行李邊想邊四處張望找尋雅科夫派來的接機人員。

並不是完全不熟,那人是目前女子花滑第三名,備受關注的女性米拉·芭比切娃年18。

「勇利!這裡這裡!」

一眼望去,紅髮女子舉起一個牌子高喊,若是在日本這樣做的話,她定會被團團包圍住…想到某次美奈子的惡劣行徑,她忍不住打個寒顫。

「你好……」

她走到米拉身旁打招呼時猛地聽見女性的尖叫聲。

「呀!你你…是冰上的女王!?」

「天啊!她怎麼在這裡?!」

「拜託拜託!請幫我簽名!」

「勇利啊啊啊!」

恐怕是自己太低估自己的人氣,被數位女粉絲狂拍照要簽名的包圍,她糾結的想。

她的女粉絲雖比男粉絲少可也極多,不少女粉絲們表示說她比賽時把瀏海梳上去很帥氣???本人她是沒什麼感覺就是了。

米拉在她即將被人群埋沒之前迅速的把她拖出來,帶著她慌忙的狂奔到車上時才鬆口氣。

「老天,你也太受歡迎了吧?」米拉抹了把虛汗。

「哈哈…」她乾笑幾聲,她哪知俄羅斯也有那麼多她的粉?

「欸?你養狗嗎?好可愛啊!」

小維鑽出她的懷中,米拉看到驚喜的說,勇利便順便問。

「你們那邊準許養狗嗎?」

「可以!其實你就是和我一起住啦!我不怕狗,你養吧!」

米拉很是開放的接受,她立即道謝,然後得到的是爽朗的笑聲,她拍拍她的肩膀說。

「能跟女王住,不虧啦!」

「別…別一直叫我女王…像剛才叫我勇利就好了。」

女王之稱雖常聽見,不過被當面叫還是很害羞的…勇利的臉熱了起來。

一旁的米拉見勇利羞紅臉垂下頭也收起想逗弄的心思,她沒想到傳說中的女王大人這麼可愛。

「是嗎?那你也叫我米拉吧。」

「好,請多指教,米拉。」

「很高興認識你,勇利。」

一路上米拉很熱情的與她聊天,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她的關係,勇利感覺很快的就抵達目的地了,來到聖彼得堡的溜冰場後米拉先帶她去找雅科夫。

「您好。」

勇利向雅科夫打招呼,對方應了聲,然後見著她懷中的小維後眉頭蹙起,她慌忙的問。

「不能帶牠進去的嗎?」

「照理來說是不行,但有過先例加上你是第一次,今天就帶進來吧。」像是想到什麼,雅科夫臉黑了下來,嘴上卻准許她了。

「太謝謝您了。」她感激的道,俄羅斯這麼冷的天氣她不太放心放小維在外面。

「…不會,米拉你先幫她把行李送去你那,我帶她去見尤里。」

勇利待人的態度使雅科夫不知為何露出彆扭的神情,反倒是米拉好像了解什麼,一直在她身後憋笑,現在接到命令很是爽快的離開了。

评论(1)
热度(115)
  1. 维勇Yuri梟云容 转载了此文字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