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你是我的奇蹟(三)

#ooc屬於我

#小學生文筆見諒

#不定期更文哦~

--------------------------------------以下正文

一早醒來時,勇利發現自己從桌面被搬到床上,昨晚昏睡過去沒想到真的一覺到天亮,大概是奧塔別克把他抱上床的,以披集和光虹的個性肯定因為成績的事情探討一整晚。

轉頭一看果真看到趴在地上睡的兩人以及躺在床安穩睡覺的奧塔別克,他滿頭黑線的嘆氣,果真不出他所料。

撓撓自己柔軟的黑髮,他站起身繞過兩個睡死的身子從桌上拿取眼鏡和地上的手機,最後再從他們的衣櫃艱難的找出兩件毛毯替地上的兩人蓋上。

好在今天也是休假日,他暫時不必提心吊膽的在學校走動,躺回床上隨意的滑著手機,一條熟悉的通知跑出,他知道那是他的筆友V的訊息。

恐怕上前天的試卷回覆吧,漫不經心的點開訊息他慢速的讀一遍。

沒有以往的試卷解析,短短的幾個字被他反覆的重看花了莫名久的時間,最後他放下手機,拔下眼鏡,輕揉眼睛一會後重新戴上,再仔細的看過一次。

訊息內容竟然寫著V要邀他見面???

好突然啊…怎麼突然說這個?雖然他知道或許哪天對方會提此事,可也太讓人措手不及了。

勇利糾結又猶豫的握緊手機,要見面也不是說不行,只是挑的時間也太敏感,他不怎麼想出去…但平時他受到他很大的照顧,不去又不太好意思…

糾結很久,他才回覆訊息。

Y“怎麼突然想要見面呢?⊙_⊙”

本想對方會跟平常一樣很晚回,哪知手機不到幾秒就跳出V的訊息。

V“不方便嗎?(。í _ ì。)”

Y“呃…也不是不方便啦…”

V“那就是ok囉?( ´♡` )”

被對方的主動弄茫,勇利一時不知怎麼回,頓時停了一段時間。

V“沉默的話我當是默認哦( ´♡` )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今天見吧!(๑•̀ㅂ•́)و✧”

咦?

V“地點在哪就你隨便選吧!( ´♡` )”

咦咦咦咦咦?劇情發展太快他大腦迴路有些跟不上。

Y“等等!我們都還不確定是不是住同一個縣市區域怎麼可能說見就見…”

過於強硬的攻勢勇利招架不住了,慌亂之際產生逃避的心態,混亂中決定婉拒便努力思考拒絕的理由。

哪知對方突然一句。

V“你是A大生嗎? (・♡・) ”

Y“是”

……

啊啊啊!他下意識的回答了!現在說不是還來的及嗎……

吞了吞口水,勇利開始對V感到有些害怕了,他不知怎麼的覺得V好像對他知道什麼。

V“太好了!真是巧我也是A大生!不如我們現在到宿舍大門集合? (^♡^)/我先行一步囉~ ”

What!?看到此話他差點扔掉手機。

真沒想到對方也是A大的…不對,他不是沒猜過,企業管理科畢竟每次百問必答的這種程度不被A大招攬進來真的很難。

勇利腦中不經慢慢的模糊浮現一種猜測…

「你的筆友約你啊?」

「哇啊啊啊啊!」

思緒被披集的聲音斬斷,毫無防備的從耳邊冒出嚇得他真把手機扔出去了。

喀嚓!

手機光榮的機殼分離。

宿舍房內死一般的寂靜。

「啊啊啊啊啊啊!」

這次叫的並不是勇利,而是他身旁視手機如命的披集,哪怕那隻不是他的,他依舊會心疼的叫出聲。

「勇利你幹嘛啊!」

…怪他嗎?好啦是他扔出去的沒錯…但你知道突然在人耳邊講話很嚇人好嗎!

「…反正那隻也該換了沒錯。」

只剩接聽和撥打功能,壞掉倒也乾脆,沒什麼好留戀的。

「啊?哦…也對,不過勇利你應該更溫柔一點…」

若是我溫柔一點手機會壞嗎?這問題顯得他好暴力!

「所以勇利你到底要不要去?」捧著分屍的手機,披集問。

「我?我要去哪?」他疑惑的看著披集。

「欸?剛才你不是和你筆友要去見面嗎?」

「……」被你一鬧,還真的什麼都忘了。

手機壞了沒法回覆對方,其實也可以開電腦回信,但想必對方已經差不多抵達樓下了,那時回絕怎麼想都有點欠揍。

匆忙的隨手抓一件大衣便出門去,在跑到一樓時勇利朝大門那一望,隱約可見到一抹銀白色的影子。

不太好的視力即使有帶眼睛在一段的距離還是會模糊不清,勇利瞇起眼,為什麼他覺得那身影很眼熟?

當真正看清時,勇利眼神茫然的呆站在離他不遠處,無意識的呢喃。

「維克托…?你怎麼會在…」我的眼前……

閃耀光芒的長髮被風吹起飛揚飄逸半空,腦海中早已深深刻畫在記憶深處的五官卻依舊令他感到美得驚心動魄,修長筆挺的身子,一身帥氣十足的便服裝扮……

比夢還虛幻,勇利看著不知何時抵達他眼前的維克托,不自覺的向他伸出,想確認真實性。

維克托抓住他的手往前一拉,他撲進他的懷中,瞬間被驚的回神,驀然抬頭看著那張笑容燦爛的臉。

「嗨!世上能讓我等那麼久的恐怕只有Y你一人呢!你好像知道我?不如一起去喝一杯聊聊,你覺得怎麼樣?」

「……」

他與男神第一次見面就被邀請去喝酒,該怎麼解決此事?在線等,急!

-----------------------------------------

好在維克托的提議不是認真的,他們選擇到宿舍附近的咖啡廳“聊一聊”。

氣氛很僵硬,勇利不怎麼擅長與陌生男子交談,就算對方是他崇拜五年的男神也同樣不行。

與他恰恰相反善於言論的維克托不說話則是因為在觀察著緊張到完全沒有察覺的勇利。

他看過Y所寫的任何一篇企業管理的報告和作業,內容拘謹細心,俐落不失條理,每次他收到都不得不多看幾遍。

他,就像是一座寶庫。

一次又一次,每一篇報告對他來說都像一場驚喜,維克托曾有想問他,他到底是誰?

A大之所以有名,就是因為它招收各類的學生,只要你有才能,它便願意補助你升學。

Y那麼優秀怎麼可能不是A大生?

問題就來了,若真是A大生那為何企業管理系內沒有任何一個他的影子?

照這程度來看定是前五最差也就前十內,維克托人脈廣大,他確認過前十之內並沒有一人是和他通訊的Y。

然而最莫名的是…找不到Y他內心竟有一絲竊喜。

他就像一位找到寶藏的獵人,貪婪的、自私的、小心翼翼的想把他藏起來不被其餘的人發現。

可惜在怎麼藏匿,寶藏的光芒在黑夜裡仍是無法全數遮蓋,不小心的外漏出來。

即便如此,維克托嘴角忍不住上揚,他拖著腮子想著,既然是我先找到的,那麼你就是我的囉!

「Y你好,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企業管理系三年級。」

在勇利第五次內心想著要不要找個藉口離開時,維克托總算是先打破微妙的氣氛。

「學長你好…我是中文系二年級的勝生勇利。」

「中文系啊?為什麼是中文系呢?勇利你平時要我幫你檢查的報告和考卷都寫得很好,怎麼不去讀和我同系?」維克托問出自己很想問得問題。

「呃…我當初入學考時,確實是報這個科目,可是成績不大理想沒上…」勇利不好意思的說。

「怎麼可能?」要是這成績都沒上維克托真心覺得考官的眼睛都瞎了。

「我常常在大考…太緊張就不小心出差錯…」那種不小心是快要整張滿江紅的悲劇,勇利汗顏的想。

維克托見勇利面色不大自然大略猜到“不小心”是有多糟糕了,他啜飲一口咖啡,然後用“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

「原來如此,那勇利若我現在邀你來企業管理系,你願意嗎?」

「…耶?」

呆滯的瞪大雙眼盯著眼前的青年,維克托笑咪咪的看著他但那雙美眸卻透露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不必現在回答我哦~勇利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

「不…那個…我…我沒有學長想得那麼好。」

勇利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自己男神希望他轉系?真是作夢都沒想過的事情,也可說是他根本沒想過。

「哦?我記得你不是在我們科系進前五名嗎?若是這種程度還不夠好的話,那在你排名後面的人恐怕是渣渣了呢。」

-----------------------------------

回到宿舍時,勇利已經不知用什麼形容詞才能表達出他複雜的心情。

就說天下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昨天惹大禍今天男神約,人家根本是早鎖定他來審問了。

感覺別人吐血三升,他現在可以吐一缸左右吧…

「勇利你氣色好差哦?怎麼你的筆友和你聊天時印象差太遠了嗎?他長怎樣?不好看?」

光虹聽披集說了他去見筆友的事情,好奇的湊上他問東問西。

又不是去相親…他無奈嘆氣說。

「被發現了。」

「什麼什麼?什麼被發現?」

披集從上鋪探頭下來,奧塔別克瞥了他一眼,繼續看書。

「我…是yuri。」

他獲得兩張一臉“然後呢?”的茫然表情和接收到一枚訝異的眼神,他抹了把臉解釋。

「就是我拿第四名的事。」

「啊?這麼容易就被發現啦?他家是開偵探事務所嗎?」

光虹了解他所說的事,詫異的問。

披集則是趕緊道歉。

「勇利對不起!一小時前我在SNS上發文你那件事!」

……

「披集,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评论(4)
热度(22)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