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你是我的奇蹟(二)

#發現第一章有些字被吃掉了(???
我大致有回去補上字

#歡迎聊天~

#ooc屬於我

#不定時更新哦~

-------------------------------------以下正文

「啊~好難啊!」隔天是難得休假日,而披集正在拼死的解決自己的功課。

「唔…」光虹很顯然的也有同樣心聲,痛苦的用筆戳著卷子。

老早把功課做完的勇利和奧塔別克此時特別清閒,對於功課沒做完的人眼裡看起來格外的不爽。

「勇利、奧塔別克我們校的網路比賽你們都完成了?」

披集無心於作業,開始分心的開話題。

網路比賽是A大的每一學期初舉辦的科系比賽,不分年級之間混合制考試,有助於增加低年級的競爭力。

每科系就前五十名入榜,勇利每學期多半沒上榜就偶爾邊緣的上過幾次,奧塔別克、披集和光虹則是不同,上榜次數頻繁的驚人,而且每學期必在前十名內,最差也就是十一二名。

「嗯。」

「做完了…不對,披集你好好寫作業!」

勇利糾正他的行為。

「可是勇利我不會這題啊!很難的!」

隨意的抓個理由,披集可憐兮兮的遞上考卷給勇利,即便不相信對方的說詞勇利還是會賞臉的接過看了一會,他陡然發現自己會這題便說。

「把筆給我。」

「啊?哦哦。」

在披集疑惑的注視下,勇利開始在他的考卷上書寫起來,按照平時的狀況,只要一寫東西的勇利就如同觸動什麼開關,不管是寫文還是作業,他都會專心致志一口氣全程做完。

結局就是披集張大嘴顫抖的拿回已經被勇利寫完的卷子。

光虹放下筆好奇的靠在披集身旁觀看一會,不用多久他的嘴也緩緩的張開,接著兩人很一致性的抬頭瞪大眼盯著勇利。

糟糕…他好像自己暴露了…?

被盯的發毛的勇利遲疑斟酌的說。

「好像…沒很難…?」

「……」

寂靜無聲的宿舍房內,勇利嗅出一股不詳的預感準備動身逃走,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披集抓住他的肩膀大力搖晃。

「勇利你明明是中文系的為什麼會做我們的功課啊!最重要的是你還寫的那麼好…你知道這是A卷試題嗎?會簡單才有鬼!」

「披…披集…」他好暈啊!有點想吐…

「太可惡了!我們明明是相處多年的好友我竟對你還有所不知…一定要想個懲罰!」

放開勇利的披集一臉不甘心的說。

等等!是他的錯嗎!?為什麼他要有懲罰!?勇利頓時有些頭疼。

「放糗照吧…」披集掏出手機。

「Nooooooo!」你拍的糗照尺度根本無下限!發完隔日他就能出名了好嗎!

搶手機的大戰就此展開。

「不如勇利你匿名去和我們參加比賽?」

光虹的提議使大戰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勇利對於這點要求是能接受,逼迫披集說出保證不發糗照的誓言後,他便開始準備起跟他本身沒什麼關係的比賽。

反正有沒有得名,對他來說都不會有事。

本是抱持無所謂心態的勇利卻不知自己日後引發出多大的騷動。

---------------------------------------------------

「勇利不好啦!」

一如往常從課堂結束回來的勇利一打開房門就承受到自家室友猛烈的衝擊=飛撲。

倒在地上感到世界天旋地轉的勇利頭腦混亂的說。

「發生什麼事了…」

「勇利快進來!」

也不管被他撞的意識不清的勇利,披集連忙的爬起拽著他進房間。

勇利看到的畫面是難得他們中除了他帶筆電回來的,平時他們閒麻煩都放在教室專用櫃內,反正是帶鎖的,他們放的算挺安心。

「這個這個!」

奧塔別克與光虹讓開中間的位置,他有些不安的坐下,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張名單,標題寫著企業管理成績放榜的黑色粗體大字。

原來是他們的放榜成績啊。

「你們放榜跟我有什麼關係???」勇利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的問。

轉頭看向身後的他們一人嘆氣,一人捂胸,一人給他冷臉。

「勇利…上次我們不是要你去參加我們科系的網路比賽。」

披集放下胸口上的手,一整個嚴肅認真,完全沒有平常打鬧嘻笑的感覺,勇利被突如其來的氣勢影響,下意識跟著認真起來,努力回想下想起是上次的懲罰。

「嗯!」

「那你看一下前五名欄位的排行。」

「好…」

聽從披集的指令實行,他明確的看見了前五名排行。

第一名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第二名 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
第三名 讓·雅克·勒魯瓦
第四名 yuri

沒什麼問題啊,說起來這個yuri是那新生吧?沒想到和他報名用的名字一樣,也真不愧是他,竟然有擠進前五名內…咦?

第五名 尤里·普利謝茨基

……

等等!

手心不自覺的冒冷汗,他顫抖的在兩個名字上來回打轉。

不是吧…

那個第四名的…不會是……

吞了吞口水,茫然的轉頭,身後三人給他“一臉接受事實吧,你闖大禍了”的表情。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勝生勇利20歲是名隨處可見的中文系學生,在今天發現自己闖下生平第一次的大禍。

是夢是幻覺吧!怎怎怎麼可能!?

「現在怎麼辦啊?勇利你因為沒填真名,現在我們科系的老師到處在找你…」

光虹替勇利擔心,一旁的披集則是爽朗的拍拍奧塔別克的笑說。

「說起來勇利你把奧塔別克給擠下去了呢!哈哈!」

「……」第六名的奧塔別克冷臉以對。

「披集!你先別開玩笑了!快替勇利想辦法蓋過這件事…勇利你怎麼了!勇利!」

「晚安…」

人類總是會逃避現實,勇利閉上雙眼決定先睡,明天的事情明天在想……

「現在還沒晚上啊!勇利振作點!勇利------!」

-------------------------------------

不遠處的教師室大樓。

「尤里!你確定這人不是你?」

企業管理系導師雅科夫質疑的審問金髮不良青年。

「哈阿?我的名字就在下面好嗎!我沒事多報一次幹嘛!又不是吃飽太閒!」

「Wow!有種懸疑刺激的感覺!」

銀髮青年跑到電腦前興奮的說,雅科夫額上凸出青筋怒吼。

「維恰!這件事與你無關你給我滾!」

「耶~別那麼殘忍嘛~我也很想知道這位打敗尤里的人吶~」

維克托綻放出美艷動人的笑靨,尤里惱火的大吼。

「給我閉嘴!禿子!」

「尤里你的視力太差了!你沒看見我美麗的秀髮…」

維克托一臉不贊同的糾正,話題從成績扯到頭髮上,而且有越吵越烈的趨勢,被吵到不耐煩的雅科夫喝斥。

「都在吵什麼給我安靜!」

兩人閉上嘴,雅科夫頭疼的撫額,他已經查遍全校企業管理系的學生就是沒有人跟尤里同音同名,也沒有人上前承認自己是那個擠進排名的。

若是自己科系得名自然是好事,可要是朝壞的方面去想,這個人恐怕並不是他們科系的。

一個外行人竟可以擠進他們科系的排名,要是後面還好說,問題是排的也太前了吧!要是傳出校外不知會起多大的風波。

「雅科夫你對這事怎麼想?」

一刻也靜不下的維克托再次開口,對於此問題雅科夫倒是平靜的回應。

「恐怕是有才能卻漏掉的新生。」

「哦~不過我覺得…可能是二三年紀的漏網之魚。」

雅科夫一聽不經詫異的對著笑得一臉神秘的維克托問。

「怎麼?你有頭緒?認識的?」

「嗯~嗯,大概是有,不過呢~是個猜測。」

把修長的指頭貼在紅潤的薄唇上,維克托其實在看見yuri這個名字便下意識的想起某個人,不說的原因純屬看其他人忙亂的樣子很有趣。

「現在只是猜測的對象也給我叫出來!」

雅科夫立即命令他,他一副無可奈何的擺手。

「別那麼激動嘛!我可是連對方一次面也沒見過,但是基本上有聯繫。」

「嘖!你那是什麼說法?什麼鬼能沒見過卻有聯繫?」

尤里有些諷刺又不屑的道,維克托做了歪頭思考的樣子,然後指著他說。

「尤里你請教人的時候最好口氣再好一點比較好哦!」

「你……」

「尤里!現在別跟他吵,你越吵他越高興。」

雅科夫的話讓即將炸毛的尤里成功被噎住,某人一臉“差點就達成目的”的可惜模樣。

「真是的雅科夫你怎麼破壞我唯一少數的樂趣呢?」

「你那種惡趣味我勸你改改,別以後用在錯誤的人身上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

此番警告言論維克托不以為然的聳肩。

「好了,你們今天都先離開,維恰要是真的是你認識的就帶他來,不來的話就警告他別再來考試上鬧場,要考去校外比賽考!」

「知道了~」

「哼!」

心情不爽的尤里快步離去,維克托掏出自己的手機心情愉快的點開名為V的信箱,他發送一封訊息給自己常聊天的筆友。

V“我們見面吧~( ´♡` )”

评论
热度(31)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