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云容

【維勇】你是我的奇蹟(一)

#第一次發文

#ooc都是我

#恐怕有bug

#是名小新手,可以叫我云容或阿容哦O(∩_∩)O

要考試卻莫名的爆字,糾結一會還是發吧XD

後文要考完才能努力補上0.0

20號努力碼文

--------------------------------------以下正文

勝生勇利,剛升A大二年級生,黑玉般的頭髮柔軟直順,陶瓷似雪白晶瑩的肌膚,厚重藍框眼鏡掩蓋住一雙酒紅色的美眸。

此刻的他正在學生宿舍內找尋外出的衣物,而他的室友披集·朱拉暖原本專注在於手機上的視線一轉,看著他要出門無比好奇的問。

「勇利!你要去哪啊?」

「上次我的筆電不是拿去維修了嗎?今天要去領回來。」

「哦~」

勇利總算找到被自己室友借放的衣服堆埋沒的衣櫃中平時穿着的藍黑色運動外套,帶上錢包匆忙的穿鞋,臨走前披集喊了句。

「勇利你回來時順便幫我帶份鹹酥雞,拜託囉!」

「知道了。」

無奈的回應後倉促的離開,他一路小跑步的從三樓跑到一樓,再從宿舍大樓門口奔出,後天可是他的截稿日啊!求電腦今日一定要維修好!勇利在內心祈禱著。

他勝生勇利雖說在現實看似沒什麼特別的大學青年,但在網路發達的時代中,他闖出了身分和名號。

網紅同人作家“Y.K”,靠著萬年不變的cp組合擊敗無數位敵手榮登同人文第一,原先不抱持太大希望投稿,哪知不少出版社來找他簽約,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成功成為作家,有時在書店內看到自己的作品海報時他都很不好意思,對於同性專區他哪怕有寫也不敢獨自一人進去。

快到電器行時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慌忙的接起。

「喂?美奈子前輩…」

奧川美奈子是他的編輯,也是常常光顧他家溫泉旅館的客戶,以至於當初知道編輯是她時大大鬆一口氣,有認識的人總是比較安心。

「勇~利!你的稿子完成度如何了?最近是不是沒上論壇?」

女性輕鬆夾雜嚴肅的問話讓他有些緊張,他多半能猜測論壇那發生什麼事情,左思右想還是如實回答。

「非常抱歉!美奈子前輩我的稿子還沒完成…因為我的電腦被可樂潑到不能開機,拿去維修了…」

「什麼!?那你的稿子不就全毀!」美奈子驚叫一聲。

「不不不!我有定時存在隨身碟內!資料都沒事!」

再三保證自己有存檔並且截稿日會準時交之後,他向美奈子打聽論壇情況。

「你怎麼不用手機上一下?」

「…我的手機上次一起被潑到…只能接電話和打電話了…」

面對美奈子的疑問他苦笑的解釋,當時不小心潑到他的是一位一年級新生,他去丟個垃圾回來看見金髮的青年站在他放筆電和手機的位置。

對方看起來十分不良,勇利那時內心一驚,不會是要偷他的東西吧?

小心翼翼的走上前,他見青年遲遲沒動作,再看看自己溼答答的筆電…

等等!溼?!

「啊!」

急忙的衝向前拿起自己的筆電,濕漉漉一片,放在上面的手機沒能倖免於難,他轉過頭對上被自己突然出現嚇到的青年視線,青年先是慌亂帶著心虛,接著連聲對不起沒講劈頭就罵。

「把電腦和手機放在這邊你腦子是有問題嗎!?」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對方罵完惱火的繞開他大步離開。

勇利只能默默的帶著不能用的電腦去維修,手機不至於不能使用他便沒拿去修,他平日沒說非常需要就沒多考慮換新的。

至於對方他也是在告訴室友們此事之後的幾天才知道,原來他是今年最受矚目的優秀新生代尤里·普利謝茨基,就讀的科目是企業管理系,據說是名資優生。

聽到這他便忽略自己憤憤不平的室友們,他決定不想再提這事,就算提了又能如何?他一向是不喜歡惹事,更不希望因為那名受矚的新生成為全校注目焦點。

「哦,你的粉絲太熱情,就是過去你寫文每次首殺的那個…“愛吃VY”,他是發最多催文的,你還是趕緊回覆一下比較好。」

果然如此啊…熟悉的ID名他一下子就想起來,這位讀者非常迷他的文,像對方的取名“愛吃VY”中的VY就是他萬年不變的寫文cp,對於這位讀者他其實也蠻喜歡的,照說話方式來看十分俏皮可愛,大概是位女性,有時他們常常聊劇情聊到很晚,可說是意氣相投。

「好,我拿完電腦馬上處理…」

「yuri!」

陌生的聲音呼喊著他的名字。

他一愣,是誰在叫他?下意識的轉過頭去,他身體頓時一僵。

那是誰?那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A大有如神祇一樣存在的學霸,也是令全校女性們為之瘋狂的校草。

他怎麼在這裡?他是在叫…我嗎?若是真的…他是怎麼知道名字的?勇利腦袋糾結混亂又有些興奮的想。

仰慕崇拜多年的人就站在那,如同記憶中的模樣,一頭銀色長髮如瀑布般美麗耀眼,俊美絕倫的面容上擁有雕刻般立挺的五官,藍寶石璀璨的眼眸充斥著笑意,他正對著另一邊招手。

順著方向看過去,在看見來人後他有如被人推進冰窟內動彈不得四肢發冷,不算是陌生的金髮青年一臉不耐的走到他仰慕的人身旁…

啊啊…也是,他怎麼可能是在叫我?眼眶微微的酸澀。

剛才竟然還像個傻瓜一樣的期望,認清事實吧,他是在叫前途無量的新生尤里,並不是在叫不起眼的普通人勝生勇利。

明明名字相似,卻擁有不同的人生。

維克托似是感受到他的視線看向他,沒有防備的他被那一眼嚇到回過神來,無措的他被美奈子的叫喚聲給解救。

「勇利!勇利!」

「啊,是!」

「剛才在發呆?你有聽見我說什麼嗎?」

「…什麼?抱歉美奈子前輩…我沒聽到…」

「我是說你母親很想你,有空多回家知道沒?」

「好…」

鬆了口氣的掛斷電話,內心警告自己不要在想東想西的,飛速的走進他已經在外面站很久的電器行。

帶著電腦和鹹酥雞回到宿舍時已經有點晚,他宿舍的室友們都回來了,三人正在玩牌。

「我回來了。」

「勇利你好慢啊!我們都玩兩局了!」披集拋下手中的牌衝到他旁邊接過鹹酥雞,嘴上不免抱怨下。

「抱歉…」疲憊的倒在床上道歉,他的二位室友季光虹憂心的問了句。

「勇利你還好吧?」

「身體不舒服嗎?」

披集坐到他身側拍拍他的背關心的問,勇利看見他的第三位室友奧塔別克·阿爾京默默的拿出手機,他慌忙的說。

「沒事沒事!用不著叫救護車!」

「要不然到底怎麼了?」

「我…」

即便我說了,你們也不懂吧。

就算說了,也沒有任何意義。

內心默想著,在三人的注視下他垂著頭坐起身,彷彿如此便能掩蓋情緒。

「真的沒事,就有點…累。」

「累?勇利是不是又把什麼心事藏在心裡?老實招來!」

或許光虹或奧塔別克能被此態度結束話題,可對從高中就認識的好友披集怎可能輕易的逃過對方呢?

絲毫不給勇利反應的機會,披集猛然撲上去搔他癢。

「我我沒有哈哈哈…住…哈哈哈哈…披集!住手救命哈哈…」

「說不說!不說是吧!光虹來幫忙!奧塔別克我的手機在這幫我們錄影!」

加入戰局的光虹,真的拿起手機錄影的奧塔別克最後一刻不知怎麼的也一起加入,宿舍呈現一片不忍直視的混亂狀態直到半夜。

結果就是眾人都累癱,在光虹和披集睡的東倒西歪的身下爬起,悄然的替他們蓋上被子,奧塔別克是戰爭最沒耗什麼體力的,他躺回自己床上看手機,勇利輕手輕腳坐到桌前打開筆電,拿走披集說要吃卻玩到忘記吃的鹹酥雞當零食嗑。

論壇頁面找出後他果然看到論壇出現極為多次的“愛吃VY”,他只好一封封的打字回覆她,回到後面他有些汗顏,對方因為發言太多次被美奈子禁言二天。

不能和對方聊有幾分失落,再打開自己的信箱發現有一封信件,點開來看發現是他偶然間交到的筆友傳的訊息。

記得那時不過是私心因為對方的名字剛好和他小號的名字能湊成平日寫的cp,哪知加對方好友聊了幾句後發現對方在學術方面很強悍,演變成不少的問題都是向他求解而來,久而久之變成筆友。

V“最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都沒信( ´3` )好無聊哦~”

Y“我來了!電腦和手機都壞了…(><)等等我發幾張有錯誤的試題卷,不好意思再拜託你。 ”

熟絡的貼上幾張他寫過的題庫考卷寄送信件出去,要是他的室友們看見他做的考卷是哪門科目的話一定會用詭異的目光看他。

他堂堂一個中文系竟在做企業管理系的題庫。

並不是說他喜歡這門科系,而是他所崇拜的人在此系就讀,不自覺的追逐著對方,現在的他恐怕主科都沒這副科還專業。

說起來他們宿舍四人唯有他一人是中文系,其餘都是企業管理系的,其實他和這科系也有莫名的緣份。

關閉所有的頁面,他下定決心把自己所剩不多的稿子給趕完。

----------------------------------------------

「勇利。」

奧塔別克的聲音在他身後出現的很突兀,他停下手中動作轉身過去,洗好澡的奧塔別克平靜的說。

「時間不早了。」

勇利看向鬧鐘,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快凌晨了。

「嗯,謝謝你提醒我。」

勇利感激的向他道謝,奧塔別克沒再說什麼的躺回被窩裡睡覺。

眼看稿子也寫得差不多了,他把資料存檔後去浴室稍微沖洗下澡,出來時無言的盯著睡死他床上的兩人,最後他選擇爬上上鋪披集的床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35)
  1. 维勇Yuri梟云容 转载了此文字
© 梟云容 | Powered by LOFTER